您好!欢迎来到煤矿安全网!

儿时的春节

作者:朱成凌 2022-08-04 来源:煤矿安全网 春节

  时下总听到不少人抱怨,现在过年越来越没年味,都是源于现在的一日三餐,比以前过春节吃的还好。由此看来,吃还是用来衡量过节的主打内容。

  自然地就想到了儿时的春节。

  儿时的春节也是围绕吃来展开的。“吃了腊八饭,就把年货办”,那时候统领春节的年货自然是最为奢侈的猪肉了。小年前后,有的人家就把养了一年的猪,请人来杀掉,自家留下些许,95%以上的卖给了村人。和今天不同的是,没人能吃得到注水肉,也没人听说过这个词儿,猪下水就留给了杀猪的人,算作他的辛苦费吧。

  记忆中杀猪的是我们那个生产队的队长,他不是专业的屠夫。那时候,我总觉得专业的屠夫也就是他那个样子的,有点罗圈腿,脸上布满了很细的红筋。杀猪的时候,他把袖子撸的老高,右膝跪压在猪脖子部位,心无旁骛,聚精会神,刀子捅下去之前,颇有今天刘谦的“下面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之风范。不知为什么,还要把杀死的猪吹得鼓鼓的这么一个程序,这个程序之后,孩子们就会争抢着讨要猪尿泡和猪蹄甲。猪尿泡并不是一般的孩子可以得到的,要么是杀猪的本家的孩子,要么是《小二黑结婚》里“三仙姑”家的孩子。猪尿泡是男孩子眼中的“高档玩具”,也被吹得鼓鼓的,用线扎紧口,用小棍子挑着,往地上摔打都没事,韧性极好。挑猪尿泡的男孩子神气十足,仿佛胸前挂满勋章的将军。猪蹄甲里装一点猪油,合几股线,用作灯捻子,到晚上点燃,手持着它满村串着玩,大概是仅次于猪尿泡的亚军玩具。

  有了荤菜,接下来便是由家庭主妇忙着准备素菜,除了萝卜、白菜之外,几乎各家各户都淘豆芽。母亲准备了一个小瓦缸,挑选好黄豆,用温水每天早晚各淘一次,之后把它放在锅屋堆了好多麦草的灶台附近。母亲淘豆芽的时候,很虔诚,很认真,小心翼翼。她告诉我,豆芽生长的过程最怕沾染了猪油,因此,母亲淘豆芽的时候,我只能远远的观看,不许沾手。自然的,那是豆芽也都没有催长素的催长。

  最隆重的一个内容还有“蒸年馍”。大概是头一天晚上,和了几大盆发面,放在灶台口的麦草堆里,第二天开始蒸馍。记忆中要蒸几百个馍吧,有小麦面的,那是叫做好面馍,小麦面和粗粮混杂的花卷和粗粮的杂面馍。和现在刚好相反,孩子们争着吃好面馍,杂面馍多用来打发要饭的。蒸馍差不多要忙活一天,母亲身小力薄,有时候会把我表婶请来帮忙,她人高马大的,三下五除二地干好了。临走,母亲送她一些好面馍,她也欢天喜地的去了。

  主食之后,就是备足零食。那时候的零食有丸子、炸果好麦芽糖。丸子“身兼二职”,还有用作菜品之功用。临年且近,村里的一位郭姓婶子总会被许多人家请过去帮着烙馍炸果像烙馍似的,上面撒些芝麻,再用刀划成小块的菱形,放在油锅里炸的焦脆焦脆的,很香。她心灵手巧,像玩魔术一般,郭姓婶子去到各家,总会带着她的女儿,七八岁,扎着两个羊角辫,穿一身崭新的花衣服,记不清是左边还是右边的衣袖上订了一个用碎布缝制的公鸡,好像在打鸣,女儿很俊的,那才叫公主呢!

  现在的春晚,人们也总是抱怨不够尽善尽美。儿时的春节并没有晚会,只是春节过后,大概从年初二开始,村人就会请来唱大戏的,一直唱到元宵节前后,于是,十里八村都在花旦小生的对唱中晃荡着。

上一篇:天轮

煤矿安全网(http://www.mkaq.org)

备案号:苏ICP备12034812号-2

公安备案号:32031102000832

Powered By 煤矿安全生产网 徐州网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感谢网狐天下友情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