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煤矿安全生产网!
首页 > TAG信息列表 > 父亲
  • 祝所有煤矿工作的父亲

      每一位父亲都是家庭的重要支柱,他们的平安与健康对于整个家庭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希望天下所有的父亲都收到我们的祝福。  亲爱的煤矿工作的父亲们,您每日的辛勤付出与努力,都是为了给我们一个更好的生活。在深深的地下,您不畏艰难,坚守岗位,是我们永远的骄傲...

  • 父亲,你去了哪里?

    父亲,你去了哪里?

      【纪念父亲节专稿】  两年前的农历六初九,父亲百年忌辰,长歌当哭,赋诗以祭,愿父亲在天之灵安息。  父亲,你去了哪里?  马云芹  父亲  你去了哪里?  我一直都在不停地找你  我问过田野里的每一棵庄稼  我翻遍大海里的每一朵浪花  我在故乡的老...

    原创文学 2024-06-13
  •  怀念父亲

     怀念父亲

      怀念父亲  王克翔  有人说,父爱是一本无字的书,读着就有永远不竭的力量,在生命的信念中袅袅升腾。我却说,山没有父爱高,海没有父爱深;天空没有父爱广阔,大地没有父爱包容。愿时光能缓,留住与父亲在一起时更多的美好。  父亲去世时,才50岁。50岁的年龄是多么...

    原创文学 2024-05-24
  • 我的老父亲

      我的老父亲  在广袤的大地上,有无数勤劳的身影,他们为了生活,为了家庭,在深深的地底之下,他们默默地劳作,承受着黑暗、潮湿与辛劳,只为点亮地上那万家灯火。我的父亲,就是其中的一员,他是一位煤矿工人。  父亲的脸庞被煤矿的灰尘和地下的暗淡光线磨砺得黝黑而刚...

    原创文学 2024-04-12
  • 张明:父亲的退休生活

      阳光轻轻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父亲那坚定而英俊的面庞上。他静坐在沙发上,手中轻抚着那些时间留下痕迹的照片,眼神里透出一丝不舍,这些照片唤起了他对青春岁月的回忆。  退休对他而言,既标志着一段旅程的落幕,也宣告着一种全新生活方式的启程。然而,退休并非彻底...

  • 父亲的幸福和愿望

      “路上开车慢点,到单位给家里打一个电话。”每次休班回家临走时都能听到母亲的嘱咐。  每次回家喜欢与父母闲聊。在闲聊中偶尔会说过去的一些事,往事历历在目,使人回味无穷。  “爸妈你们现在幸福吗?”  “你们还有什么愿望?&...

  • 我的矿工父亲

      我的父亲是一名矿工,他在矿井深处默默地工作,为了家庭和国家的未来,付出了自己的青春和汗水。他的工作环境极其恶劣,每一次下井都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但他依然义无反顾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用自己的汗水和生命守护着人民的安全。  我记得小时候,每次父亲下井,我总...

    原创文学 2023-07-25
  •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  朦胧时候  父亲在我的心里  是一座让我敬仰的山  小时候坐在他肩头  总能看到工作的矿山  在我懂事时  我的父亲  是一棵倔强的劲松  让我懂得了煤的颜色  那时我发现  那分量是这样重  当父亲离开岗位是  他的身躯在...

    原创文学 2023-07-11
  • 父亲写的散文诗

      “女儿扎着马尾辫跑进了校园,想一想未来,我老成了一堆旧报纸,那时的女儿一定美的很惊艳,有个爱她的男人要娶她回家,可想到这些我却不忍看她一眼,这是我父亲日记里的文字,这是他的生命留下来的散文诗”。偶尔听到这首《父亲写的散文诗》,使我也想到了自己...

    原创文学 2023-07-04
  • 父亲的背影

      父亲的背影,是我童年最深刻的记忆之一。每当我想起那个背影,心中总是充满着感激和敬佩。  父亲是一个身材高大、面容严肃的男人。他总是穿着一件旧旧的灰色衬衫,配上一条黑色的裤子,脚上穿着一双破旧的皮鞋。他的头发已经开始斑白,但他总是保持着整洁的发型。...

  • 父亲,我最深沉的爱

      作者:万祖波  《父亲,我最深沉的爱》  常言道“人逢喜事精神爽,好时光总是过的溜快”可是,对我而言,情况则是相反的糟糕。我得知父亲受伤的消息,已经三天了。几十年第一次感觉到,这三天比三个月还漫长,于我而言,内心深处可谓一种煎熬。  在今年清明...

    原创文学 2023-04-06
  • 讲讲父亲的故事

      讲讲父亲的故事  1965年冬天,18岁的父亲离开家乡,来到鹤壁煤矿成了一名农民协议工。来煤矿当工人并不是父亲的本意,他是火爆脾气,据说是因为当时在农村以大队为单位集体劳动,打堤挖河挣工分,他嫌弃村长在工分的分配上不公,把村长给打了。结果爷爷和大伯等家人也...

  • 父亲承包的摆渡船(推荐稿件)

      父亲承包的摆渡船  作者:崔汉月  我们村庄在豫东南淮河的边上,河面宽约有1公里左右,地处在息县、潢川、淮滨三县交界的地方,地理位置重要。历史以来有个渡口,渡口位于在三县交界呈L形状淮河转弯处,一条七、八米长的渡船为我们生产队集体所有。每天由每家每户...

  • 勤俭的父亲

      勤俭的父亲  我生长在上世纪70年代,父亲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也是一位伟大的父亲,他用宽阔的脊梁挑起了一个家。他那勤俭节约的作风深深的影响着我。  父亲的一些话让我铭记在心。我在上小学一年级时和父母一起吃饭,我总喜欢拿着筷子在盘子里挑选自己...

    原创文学 2022-08-22
  • 父亲的“见证”

      父亲的“见证” 作者: 符心亮  如今父亲的家就住在淮北烈山区杨庄矿煤杨新村,俗称“矿西门”,这是矿上给父亲分的福利房。父亲是1975年发大水的时候参加工作的,当时他才22岁,被分到杨庄矿,参加工作33年,无怨无悔,任劳任怨已安全退休在家安享...

    人物访谈 2022-08-17
  • 蒲白建庄矿业:听父亲讲那过去的事情

      蒲白建庄矿业:听父亲讲那过去的事情  小时候,空闲的时候,总喜欢缠着父亲讲他的故事。于是父亲便滔滔不绝地把他上学、当兵、工作的点点滴滴讲给我听,当时只觉得父亲很厉害,扛过枪,打过仗,多次受过嘉奖。转业后每年的先进奖章墙壁上贴得到处都是。可是等着自己长...

  • 天堂里的父亲 (二首)

      天堂里的父亲(二首)  文/齐向勇  1父亲  父亲是一棵劲松  是我心中一棵不老的松  父亲是一座闪亮的灯塔  永恒照亮我前行的路  父亲就是一片天  天是父亲撑起家的担当  父亲就是厚重的土地  地是父亲博大的胸膛  父亲是一名矿工  ...

  • 父亲是座无言的高山

      记忆中,父亲总是沉默,他的苦楚,从来不对别人说。他向来忙碌,我平日里早起睁开眼睛他已出去打工,没有任何的言语留下。  父亲是村里第一批外出打工的农民工。一生都在干着粗重活,以至于年轻时英俊的脸,早被岁月侵蚀,磨出沧桑感。父亲受过很多苦,我无法想象。只是我...

  • 父亲

      父亲  突然提起笔,谈及父亲,脑海里一下子涌现太多的事情,太多的回忆,太深的情感,甚至有想哭的感觉,但是泪终于没有流出。我对父亲的感情真的是有些敬,有些爱,有些怕,甚至曾经还有些复杂到自己也分不清的情感。  父亲将近七十五岁了,岁月的年轮刻在他苍老的脸上,述...

    原创文学 2022-06-24
  • 柠条塔矿业公司:怀念父亲

      柠条塔矿业公司:怀念父亲  夜深了,独自一人坐在床头,孤枕难眠,看到墙上的父亲还是那么严肃。不由得想起了天国中的父亲。  2020年年底67岁的父亲突然查出结肠癌晚期,听到医生口里传来的噩耗,我的泪水夺框而出,一时语塞,过了不知道多久,我才回过神,看着躺在面前慈...

  • 给父亲的一封信

      亲爱的爸爸:  您好!收到这封信时您会感到意外,请原谅儿子的内向,只能以这种方式,向您表达难以言表的爱意。 那天路过烤馕摊,看见摊主夫妇正在和儿子视频,两个人的目光牢牢锁定在那一方小小的屏幕上,连手里的饭都忘记吃了。那一刻,他们眼中孩子就是全世界,那温柔的...

 39    1 2 下一页 尾页

煤矿安全网(http://www.mkaq.org)

备案号:苏ICP备12034812号-2

公安备案号:32031102000832

Powered By 煤矿安全生产网 徐州铸安矿山安全科技有限公司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感谢网狐天下友情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