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煤矿安全网!
国内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煤矿新闻> 国内新闻
从美国打压华为看煤矿智能化建设
发布人:王志荣    浏览:   发布时间: 2020-08-12   稿件来源:煤矿安全网

从美国打压华为看煤矿智能化建设

陕煤蒲白建庄 王志荣

当今世界已经进入“数字经济”时代,GDP的增长不在是依靠石油、钢铁、煤炭……等自然界物质类资源,而是数字。数字经济并不是字面上理解的虚拟经济,数字经济是经济学概念的,数字经济是人类通过大数据(数字化的知识与信息)的识别—选择—过滤—存储—使用,引导、实现资源的快速优化配置与再生、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经济形态。

什么是数字?数字就是人类活动的结果,这个结果每时每刻都在发生,要想获得这个结果就需要网络技术。在1G、2G、3G和4G网络时代,网络核心技术都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所掌控,他们掌握网络底层协议,有了这个协议,网络上跑的数据对他们来说就是透明的,棱镜门事件、斯诺登事件、1996年的GPS事件,这些事件都让我们看清了网络底层通信协议的重要性。尤其是一些敏感的数据,小的说:“可以改变一个公司、一个企业的经营状况”,大的说:“可以影响到一个国家乃至世界的格局变化”,也可以这样说:“当今世界谁掌握了网络,谁就掌握主动权”。当5G网络核心技术被中国一家高科技公司所突破,打破了美国对网络技术核心的垄断地位,招来了美国对华为产品禁售、打断供应链、技术封锁、市场限制、拉拢盟国打压、以莫须有指控扣押华为高管孟晚舟等毫无底线式的打压,其目的就是逼迫华为就范,想掠夺华为的5G网络核心技术,重回网络垄断地位,这样,又能从底层窥视世界。从美国举一国之力打压华为来看,今后,中美两国战略核心之争落在了网络核心技术之争上,这,也再次印证了数字经济的重要性。

5G网络技术并不是一项单一的技术,它是一项复杂的技术体系,涉及到标准主导能力、芯片研发制造能力、系统设备研发部署能力、手机研发能力、业务研发与运营能力、运营商能力等六个方面,据2018年统计,华为在5G方面申请的国际专利为5405件,而美国高通申请的国际专利为2404件、英特尔申请的国际专利为2499件,合起来才4903件,截止2019年,华为在全球人员总数高达19.4万,其中科技研发人员占到49%。

2020年2月国家8部委下发“《关于加快煤矿智能化发展的指导意见》的通知”,通知要求:“到2035年,各类煤矿基本实现智能化,构建多产业链、多系统集成的煤矿智能化系统,建成智能感知、智能决策、自动执行的煤矿智能化体系。”其他制造行业的信息化发展比煤矿信息早了几十年,到现在也只是建成了这条生产线、那个无人车间的,也没完全形成智能化管理体系,所以,北京大学博导毛善君说过:“煤矿智能化建设不亚于卫星上天、蛟龙入海。”也可以说,煤矿智能化更不亚于攻克5G网络核心技术,因为煤矿智能化所涉及的面更广,它不但涉及到网络技技术,还涉及到采、掘、机、运、通、安全环境管理的方方面面,同时,由于井下环境的特殊性,其它行业应用成熟的技术到煤矿都有其不适应性,所以,煤矿智能化建设应该从理论的指导,到技术的突破,再到产品的定型,都有一个反复实践的复杂过程,这也是为什么国家8部委要求到2035年实现煤矿智能化了。然而,从国家8部委下发《关于加快煤矿智能化发展的指导意见》的通知仅仅半年时间,各类煤矿智能化仿佛如雨后春笋一样,遍地开花。我们常说:“看景,不如听景。”真正了解现场的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举一个例子,年前,“煤矿机器人”炒的异常火热,从字面上理解“煤矿机器人”应该是一台科技含量很高的智能化融合体,然而,这些所谓的“煤矿机器人”在申办矿用产品许可证时,被国家相关部门定义为了“巡检装置”,“煤矿机器人”与“巡检装置”天壤之别,想想就知道与国家要求的煤矿智能化还有多大的差距了。

煤矿智能化建设是构建国家煤炭数字经济的基础,煤矿智能化大到国家对煤炭市场的宏观调控,小到煤矿对一个人、一台设备、一天生产的微观管控都都应在煤矿智能化体系里有具体的体现,可以说煤矿智能化就是一套点、线、面高度融合的有机体系,是以点带线、以线带面,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逻辑关联体系,所以,煤矿智能化体系的数据关联关系是支撑了煤矿智能化体系的关键,数据的唯一性和准确性是检验煤矿智能化建设的唯一标准。然而,我们看到一些所谓煤矿智能化平台,缺失恰恰是数据的唯一性和准确性,有这样一个平台,竟然出现了煤矿两天停产检修期间煤矿没有生产、没有产量、销售正常,而库存不减反增的怪事,从这可以看出平台连基本的逻辑关系都没有,你能说遍地开花的煤矿智能化又是什么?煤矿智能化技术已不是一个简单的煤矿自身问题,它是一个多学科的科技难题,煤矿智能化技术难题的科研攻关应该由国家相关部门牵头,进行统一顶层设计、统一技术规范要求,并组织科研团队进行攻关,破解这一难题。而现在,凡是涉及到煤矿专业的院校及各家公司,对全国4600家煤矿进行地盘瓜分,他们没有统一的顶层设计、没有统一的技术规范要求,各自为战,这样,怎能实现煤矿智能化?又怎能实现煤炭数字经济发展?看看华为,集中了几万名的科技人员攻克5G网络关键底层核心技术,再看看“北斗导航、卫星研究、蛟龙入海”那一家不是集万余名的科技人员从底层数据研究开始,才有了领先于世界的功绩。煤矿智能化没有捷径可走,前面的道路荆棘坎坷,需要我们煤炭人不懈努力去攻克一道道技术难关,而不是谁的声音大,谁就能够占领煤矿智能化这个市场,也许你得一时之势,没有突破煤矿智能化的核心技术,去敷衍煤矿,那么,今后,你将会面临溃口决堤,一泻千里,失去煤矿对你的信任。

煤矿智能化建设与我国的煤炭数字经济息息相关,当前,美国不但对研究底层网络技术的华为公司下死手打压,想夺回网络主动权,同时,也对抖音海外版的Tiktok等网络应用层研究的公司下死手打压,美国在数字经济争夺上已与我们撕破脸面,我们不能不放眼世界,分析面临的处境,要居安思危。针对煤矿智能化这个复杂的难题,我们应该静下心来,团结起来,集我们的智慧,从研究煤矿智能化理论体系开始研究,用理论指导技术,用技术指导实践,一步一步,脚踏实地,攻克难关,不要想“驾”着什么网、什么云的来说事,这些无非是网络通道和数据共享的事情,不去研发传感器,没有数据来源要这些何用?切莫好大喜功,夸夸其谈,被一点点的成绩冲昏了头脑,煤矿智能化任重而道远,煤矿智能化只有朝着正确方向发展,我们才能少走弯路,早日实现煤矿智能化,实现煤炭数字经济的腾飞。


上一篇:冀中能源邢矿集团金谷煤业响鼓重锤“严阵以
下一篇:峰峰集团九龙矿举办职工“消夏大家乐”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