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煤矿安全生产网>> 煤矿文化> 原创文学>>正文内容

记忆中的荠荠菜

作者:许宏勋 来源:煤矿安全网 发布时间:2018-04-17

春暖花开又是野菜飘香时,我对野菜最为偏爱,尤其是荠荠菜,儿时和小伙伴在田间地头挖野菜的情景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

在我的记忆中,春天里有我的童年,麦苗苏醒了,麦地里的草也长出来了,麦地里趴满了除草的大人,还有我们这些提着篮子满地里疯跑专找荠荠菜剜的孩子们。春天的阳光洒在身上,温柔的就像母亲的抚摸!我们在地里欢呼着,雀跃着,瞪着眼睛寻觅着那一根根绿油油的荠荠菜,甚至都不敢“眨”一下眼睛,生怕漏掉一根似的。每当篮子里的荠荠菜渐渐地像聚宝盆似的满起来时,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乐开了花,美美的憧憬着回到家时,母亲会抱着我的脸蛋狠狠的奖赏一个香甜香甜的吻,更会微笑的对我翘起大拇指,心中那个乐呀就甭提多开心了。

当时母亲是村里出了名的“巧媳妇”。她能把荠荠菜做的多姿多彩,美味十足。我记得母亲最为拿手的要数“凉拌荠荠菜”了,挖回去的荠荠菜,先择去根和黄叶子,在清水里淘洗干净,只需在刚烧开的水里稍“烫”一下便可出锅,除去水后的荠荠菜放在盘子里,然后再往上面放些捣碎的蒜、盐、辣椒面、芝麻等佐料,再泼些烧烫的熟油,最后添些香醋一搅拌,那个香呀!还没吃就已飘入鼻孔了,到真正端上饭桌时,我们都馋得不能自拔。

荠荠菜还可入面,在刚准备出锅的面条里面若再放进几根荠荠菜,那香味一下子就从锅里飘出来了,尝几口拌有荠菜的“干面”,真是“别有一番香味在口中”。当然,荠荠菜还可以和别的菜一样炒着吃,但让我最为馋嘴的还是“荠荠菜饺子”。母亲做荠菜饺子馅儿,通常是把用开水烫过的荠菜挤掉里边的水分后切碎,再炒上几个鸡蛋然后切碎,加人葱末、姜末、味精、菜油等作料,最后同荠菜拌在一起。接着便是擀饺子皮。饺子皮一定要不薄不厚,为了保证饺子皮的大小一致,母亲常常用易拉罐口对准擀好的大块面皮扣,这样扣出的饺子皮大小一致,圆如望月。这时候就开始包了,等把包好的饺子煮在沸水中,那“欢腾”的荠荠菜饺子饱满、圆润,你吃在嘴里,野菜的鲜,鸡蛋的香,姜末的辣,还有……我简直无法用我现有的词汇来形容,假如你尝一尝就会知道这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美味佳肴。

如果有吃不完的荠荠菜,母亲还会把它在开水锅烫了,然后在铁丝上搭地整整齐齐地晾干,储存起来,等冬天无菜时再拿出来吃。荠荠菜不仅是农家桌前的“美味佳肴”,更是城里人的“最爱”。小时候,我从地里找回来的荠荠菜,母亲总会分出一些,让我送给城里的姑姑家。

光阴似箭,时光如梭。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越来越高,不仅吃饱穿暖衣食无忧,有的还住上了小洋楼,买起了小轿车。地里的荠荠菜还是年复一年长得到处都是,但人们很少再去挖荠荠菜吃了,地里大片大片的荠荠菜都开了花结了果,自然老去,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眼下,生活返璞归真后,人们吃腻了大鱼大肉后,还是非常怀念农村那种接地气最为原始的生活口味。荠荠菜又回到了人们的餐桌上,不少城里人在节假日带着亲朋好友到农村田间地头去挖荠荠菜吃,乡村的道路两旁停满了车辆,人们视荠荠菜为香饽饽,农村人也会把荠荠菜捆成小把拿到城里卖很抢手,荠荠菜男女老少皆宜,吃起来香喷喷,吃出了生活的真味道。

又是一年野菜香,周末闲来无事到田间寻找荠荠菜的踪迹,再次品尝荠荠菜的香甜。荠荠菜,一种生长在田野里的普通野菜,它虽很渺小,但它却朴实无华,永远是我心中的美味佳肴,是我心中的上等佳品,是我心中的最爱。


加载中
收藏】【打印文章】【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本月排行TOP20
最新推荐

主办:中国煤矿安全生产网 协办:中国矿业大学安全工程学院
版权所有 中国煤矿安全生产网 www.mkaq.org 备案号:苏ICP备12034812号 公安备案号:32031102000832
Copyright © 2007-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诚信
自律同盟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