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煤矿安全生产网>> 煤矿文化> 原创文学>>正文内容

难忘鞭炮

作者:许宏勋 来源:煤矿安全网 发布时间:2018-01-11

随着国家“禁放”的实行,流传几千年的春节燃放鞭炮已成为历史。但我对鞭炮却有一种情结,每到春节到来之际总会时不时想起儿时最为喜爱的鞭炮来。

记得小时候, 放鞭炮是我过春节最大的梦想和爱好。儿时的我,对过年的期待是现在孩子所不能体会到的。还没到放寒假的日子,我们一群小孩便会早早的置办起了自己的“年货”来。当然,我们的“年货”是与爆竹有关。在课余时间,我们便偷偷地寻找放爆竹用的“火绳”,首选就是母亲拉鞋底用的线绳,当然要冒着挨打的风险。

随着年味渐浓,鞭炮也买了回来,当然家长一般是不让提前燃放的,我们也舍不得放。总有家境富裕的将鞭炮响在别家前头的,儿时的我只要一听见鞭炮响就坐不住了,便会马上冲出家门,顺着鞭炮的声音去捡拾没放响的哑炮,哪怕是正在吃饭,也毅然将放下碗筷,拔腿跑向屋外,不理睬身后母亲的责怪和谩骂。

哑炮,在我们小孩眼里,都充满了好玩与惊喜。对于捡拾回来的哑炮,我们的玩法,就是将哑炮从中掰开,但不能掰断,之后用火绳一点,就能霎时眼观火舌、耳听嗤声,能够给我们带来短暂的狂喜。另外的玩法,就是在哑炮的掰开处夹住一只帯捻的爆竹,放在地上或安放在其他物体上,点燃之后,先是“嗤嗤”两声,再是清脆一响,那种莫大的愉悦,难以言表。

每到年关临近,爆竹声也就日渐多了起来。对于为数不多的鞭炮,我们哪里舍得一股脑的挂鞭,而是拆开,一个一个的燃放,为的就是想多听取几声响和延长燃放的次数和时间。即便是每天看一眼放置在箱子上红纸整齐包裹的爆竹,心里也会充满着窃喜的幸福。于是,为使鞭炮声更响亮,我会将其放在火炉边烤上一个晚上。

我们相当盼望,可以尽情燃放的美好时日就是——祭灶日、年三十和大年初一。大年三十夜里不管到几点,只要听到有鞭炮响,就会马上打着手电筒去拾炮。往往是东边还没拾完,西边就响了起来,我就会马不停蹄去西边拾炮,害怕去晚了拾不到哑炮。大年初一早上三四点就开始去拾炮,哪里有炮响就跑往哪里,也是拾炮最多的时候。有时候就连大人给的压岁钱自己也会偷偷用在买鞭炮上,宁愿自己少吃点,少花点。那时候,母亲经常这样说:“憨人放炮,精人听响”。我老是不服气。心里念叨,光“听响”有什么意思,“放炮”才是最大的快乐。

每年春节,父母亲都会在年夜饭上评说:“今年咱们这里炮声比去年多了或少了、响或不响了。谁家的鞭炮最响,谁家买的鞭炮最多”。他似乎在告诉我,谁家最富裕,谁家最有钱。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转眼间,我已从少年、青年步入中年,虽然以前每年春节还燃放鞭炮,但再也品味不到儿时的愉悦了。现如今,春节已经听不到鞭炮声声了,甚至买不到鞭炮了。就连小孩们,宁愿待在家里上网、看电视、玩游戏,也不想迈出家门亲手体会燃放之乐趣。

我们知道:“经历的重要性往往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值,在记忆的‘后视镜’中变得更加美好”。爆竹伴我成长,给我年少时光带来了无尽的喜悦与欢乐,同时,也见证了国家、企业和自家的历史变迁和繁荣进步。

又是一年春节到,鞭炮声声听不到。虽然不再燃放鞭炮,但在我的心里一直存放着燃放鞭炮的景象。


加载中
收藏】【打印文章】【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本月排行TOP20
最新推荐

主办:中国煤矿安全生产网 协办:中国矿业大学安全工程学院
版权所有 中国煤矿安全生产网 www.mkaq.org 备案号:苏ICP备12034812号 公安备案号:32031102000832
Copyright © 2007-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诚信
自律同盟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