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煤矿安全生产网>> 煤矿文化> 原创文学>>正文内容

赵东鸽: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作者:赵东鸽 来源:煤矿安全网 发布时间:2017-04-21

孝字当先尊重长辈与人为善与邻为友

诚信做人和善待人严于律己宽以待人

自尊自爱自强自立尊师重道谦恭礼让

举止稳重言语文明爱护公物遵纪守法

谨慎交友结识良朋低调做人友善亲朋

勤劳节俭戒淫奢侈戒骄戒躁儆戒懒惰

吃有吃相坐有坐姿加强锻炼增强体质

珍爱生命破除迷信勤奋好学积极进取

以上各条勤于熟读严格遵守不得荒怠

这是前不久学校老师布置的任务,让每位家长给孩子制定家训家规,一开始我是抵触的,甚至觉得老师事真多,家长工作那么忙,还给家长布置作业。抱怨归抱怨,任务还是要完成,但在定家规的过程中,我的思想却逐步转换,当这些熟悉的词语一个一个在脑海中闪现并越来越清晰的时候,我自己都有些惊讶,这不就是我家的家风嘛。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家风家训已经深入到我的骨髓,并伴随我至今。

谈到家风,我就会想到我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他们没什么文化,也没有留给我们丰厚的财富,可是他们却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无时无刻不在为我们讲述着家风的存在。

爷爷离开时我只有六岁,在我脑海里,他留给我的印象就是那个蹲在墙角为我剥瓜子的画面。那时候的农村还很贫穷,基本上也就是能解决温饱,为了给我们姐妹几个补充营养,奶奶养了一只奶羊几只鸡,每天的那一两个鸡蛋和一碗羊奶那就是宝贝,大人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品尝,只留给家里最小的几个孩子,这也许就是最早的“蛋奶工程”。每天早上天刚亮,爷爷就蹲在鸡窝旁边抽着旱烟,一听到母鸡下完蛋的咯咯声,他就在地上磕灭烟袋,去鸡窝收鸡蛋。他每次都将鸡蛋捧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拿进厨房,生怕一不小心磕碎了。把鸡蛋打在碗里,爷爷还要用粗糙的手指把蛋壳里剩余的蛋清全刮进碗里,兑上水,把鸡蛋坐上锅蒸着,他便拿着洋瓷缸子去挤羊奶了。等我们醒了,嫩滑的鸡蛋羹和热气腾腾的羊奶都已经上桌了,小时候的我特别挑食,尤其不喜欢羊奶的味道,天天的鸡蛋羹也已经吃腻了,就哼哼唧唧的不肯好好吃饭,不是弄撒了鸡蛋,就是打翻了羊奶。每当这时候,爷爷都会用力的在炕沿边磕着他的烟袋锅子吓唬我,告诫我要爱惜粮食,好好吃饭,我想爷爷的家风大概是无声的。

后来,妈妈跟随爸爸来到了矿上生活,我和奶奶还留在农村。我上学时很是调皮,今天抢张三的橡皮,明天又扔了李四的铅笔,总是惹是生非,被老师告到了家里。奶奶知道了,就高高扬起笤帚疙瘩,重重的打在我的屁股上,打完了还带着我去同学家赔礼道歉。在奶奶的棍棒教育下,我惹是生非的劣习就在这飞舞的笤帚疙瘩下销声匿迹了,严于律己的家风从此便扎根在我懵懂的的心灵深处,我想奶奶的家风应该是火热的。

到了中学我才转学到了父母身边,在我的印象里,那个时候的父亲总是板着一张脸,不爱说话也不爱笑,做事情也是一板一眼。我这个在农村长大的疯女子在他眼里简直是一无是处,他每天给我说过的仅有的几句话就是“衣服扣子扣整齐,衣衫不整的像什么样子”、“好好吃饭,筷子不要在盘子里胡乱划拉”、“笑那么大声干嘛,龇牙咧嘴的,哪像个女孩子”、“坐在椅子上,腿不要晃来晃去”、“吃饭不许发出声音”......等等。我很怕他,感觉他简直就是成长中的差评师,但我也不敢反抗他,只能按照他说的去做。时至今日,我才懂得父亲教给我的就是做人的教养,出门在外当别人夸奖我有教养时,我总在心底默默的感念父亲,尽管他的教育方式太过简单粗暴,我想父亲的家风大概是严肃的。

母亲没有正式工作,我们一家七口,靠父亲那点微薄的工资支撑家用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母亲总是很忙碌。白天在矿上打些零工,晚上就和父亲一起上山下沟的抓蝎子补贴家用,天不亮又要为一家人准备饭菜。她在街头卖过烧饼,也在工地上搬过砖块。就是这样苦的日子,她却从没有抱怨过。勤劳节俭,乐观坚强,是对母亲最好的诠释,我想母亲的家风应该是无私的。

如今,我似乎成了他们每一个人,当我在工作中任劳任怨、努力拼搏的时候,当我在生活中宽容大度、睦邻亲友的时候,当我对待孩子悉心呵护、谆谆教诲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他们,是他们的优良家风如甘露般滋养着我们一代一代子孙。


加载中
收藏】【打印文章】【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本月排行TOP20
最新推荐

主办:中国煤矿安全生产网 协办:中国矿业大学安全工程学院 投稿邮箱:mkaq.org@163.com
版权所有 中国煤矿安全生产网 www.mkaq.org 备案号:苏ICP备12034812号 公安备案号:32031102000832
Copyright © 2007-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诚信
自律同盟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