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煤矿安全网!
原创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煤矿文化> 原创文学
曹付秋:煤矿去产能 矿嫂哪去了?
发布人:曹付秋    浏览:   发布时间: 2016-10-13   稿件来源:煤矿安全网

煤矿去产能 矿嫂哪去了?

近几年,国家对煤炭等资源型企业产能已经进入深水区,成百上千的煤矿有序退出,不关闭或暂时不关闭的煤矿的产量一减再减,能够隔三岔五有班上,维持矿工自己一个人的生计,已经是矿工八辈子烧了高香,最大的幸福了。

煤矿去产能,矿工或半工半农,或半工半休,减工资、停职、分流,矿嫂哪去了?

能某某,因为给民族老乡打过土块,在矿上抬过男人都抬不起的大电杆,在井下推过大车,外号“孙二娘”。她在给扎花厂扎棉花包,一干就是10年,带出不少徒弟。如今,徒弟们都改行了。10年来,“孙二娘”天天埋头在缝纫机上,已得了颈椎病,却还坚守在缝纫机旁。为了给年迈的公公、公婆寄烟酒钱、零用钱;给上大学的儿子筹楼房钱;给1岁的外孙买点玩具钱,在矿上当工人的老公二三千元一个月显然是不够的。她也尝试过干其它活,觉得时间长,工作繁锁,成天忙不停,还钱少。于是又干起了扎包布的老本行。她数过,1分钟扎1个,起点早、摸点黑,一天扎1000个左右的棉花包布,一天也要挣二三百块大洋,月收入在7000元以上。扎棉花包布是季节活,每年七八月份开始准备,八月底九月初开始扎花时开工,扎到当年底或来年初,干半年,玩半年,也比在城里帮饭馆端菜洗碗强得多。

祖某某,老公是矿领导,儿女都大学毕业工作了,为了今后的日子过得宽裕些,她到一家私人服装店当起了营业员,月薪2500元左右,小日子还过得去。

汤某某,老公是矿上的安全员,月薪拿到手2000元左右。儿子上高三,还欠着20万元房贷,老公的工资每月还了房贷几乎没有钱了,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怎么办?从来不干活的小汤,一咬牙到阿克苏市城里给一家商店打扫卫生,月薪在2500元左右,家底开支的压力立刻得到缓解。

木子七,老公是个小小的领导,去产能后,月收入2000多点,扣除三金后,每月到手的工资只有1600元左右。儿子即将上大学,除了油盐柴米,和几年前经济状况好时买的几万元保险,一家3口的生活艰难。子七上世纪80年代小学还没含完,为了3个哥哥2个姐姐、以及父母及祖母共9口人的大家庭,十六岁数就去广东深圳制衣厂学缝纫打工挣钱养家,心灵手巧,练就了“吃得亏才打得拢堆”的本领,什么活都能干、什么苦都能吃,什么人都能相处。凭着这些阅历和风霜打磨的头脑,加上当小领导的老公的影响下,学会了用计算机,学会了汽车驾驶,在一家旅店当经理,月底拿回4000元左右的工资。

这些曾经成天吃着小火锅、麻将天天摸,煮饭等儿女放学,天黑要老公洗脚的娘们,在去产能的时候,充分发挥了她们的聪明才智,她们或帮老乡插秧、或进城务工,毫不犹豫地告别麻将桌,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

矿嫂们难过努力工作,大都比当矿工的老公工资高,她们大都自己买了养老保险或商业保险,有的还买起了小车,约一半的矿嫂还还着车贷。从矿嫂身上,折射出更多的女人,她们凭着自己的吃苦耐劳,工作在各行各业,为悲吹的工人、农民家庭带来了欢笑,为消沉的矿山、企业燃起了希望,为低迷的中国经济注入了活力。相信,只要人勤奋,幸福的路就在脚下。

阿克苏塔河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曹付秋


上一篇:马关锁:咏秋诗二首
下一篇:马关锁:红叶燃亮吕梁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