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煤矿安全生产网>> 煤矿文化> 原创文学>>正文内容

回忆我在二矿的工作经历——纪念集团成立60周年记

作者:张新城 来源:煤矿安全网 发布时间:2015-09-19


        今年的9月8日,是集团建矿六十周年纪念日。六十年前一群来自祖国天南地北的人,在荒无人烟的山野里点燃了喜庆的鞭炮,这就是集团的第一座煤矿——诸葛庙矿,也就是现在的平煤股份二矿。1976年2月,刚刚踏出中学校门的我还不满18周岁,有幸成为了二矿一名光荣的一线工人。如今,集团走过了六十年的风雨历程,我也从一个心怀憧憬、朝气蓬勃的少年,步入了花甲之年;从一个立志成为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的青年,成长为集团煤矿的一名中层管理干部;从少不更事的毛头小伙儿,历练成为矿井的行家里手。六十年一个甲子的轮回,集团有过逆境时艰难求生,也有过顺境中的快速发展;既经历过挫折与低谷,也实现了辉煌和卓越。我在煤矿工作了四十年,也经历过在寂寥岁月的迷茫与彷徨,经受了峥嵘岁月的艰辛与磨练,更收获了人生的希望和自豪。近日,重回故地二矿,站在矿门口,延伸我的目光和思绪,找寻着我当年工作的地方和那时的工友,感慨良多,感叹那份熟悉,那些感动,勾勒出内心深处那一段段往事,牵引着对二矿的留恋!
        我1958年出生,我的父亲解放后转业从事煤田地质勘探和煤矿工作。由于出生在煤矿干部的家庭,从小就在煤矿里玩耍长大,正因为此,从我记事起就喜欢上了煤矿。中学时就向往能成为一名煤矿工人。1975年初,父亲去世,我因此辍学待业。1976年2月,我被内招到二矿,到开拓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煤矿工人。
        二矿是毛主席的好矿工,煤矿英雄李二银生前工作的地方。我参加工作时,一大批建矿初期的老工人还在几百米深的井下一线辛勤劳作。他们虽然文化水平不高,有的甚至是文盲,但他们却对煤矿无比热爱。这批老工人的踏实、执着、韧劲与无私,给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和深深的感染,逐渐形成了我一生的职业方向。我刚参加工作那会儿,正值“四人帮”横行的年代,很多矿井的生产秩序被打乱,但是在二矿,生产仍然按部就班地进行。我记得当时开班前会时就先派一个人下井,不到时间就急着开工,而上一班到点下班的同志也不愿离去,如果你今天比我进尺多,那么我明天一定要超过你。当时并没有计件工资,多干活也不会获得额外的报酬,但同志们谁也不会计较这些,都在以劳动为荣,无私奉献。老工人处处帮助我们,爱护我们。至今,我仍然怀念我当时的老师傅和工友们,在那青春岁月,正是这些身边的人和事教育了我,为我今后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在一线与煤打交道已经将近四十年,但当年二矿那激情燃烧的岁月永远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在二矿入职之后,我被分配到开拓队,从事一线采掘工作。当时一位姓崔的师傅是我的班长,他个子矮小、身体瘦弱,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韩振营师傅——我的组长,人高马大,俩人都是57年参加煤矿工作的老工人,但他们对工作认真负责,不计较得失却是相通的。每天班上班下都在计算自己的班组进了多少尺,别人的班组进了多少尺,如何在竞赛中领先。他们并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却在用井下辛勤劳作实现自己的价值,用双手送走了一个个日日夜夜,用汗水换取了工业食粮——煤炭。这些两鬓斑白长者们的坚持不懈和勤勤恳恳的工作精神让人动容,一种不可言状的心情驱使着我去同他们一样不辞劳苦的工作,这些默默无闻的老工人用言传身教教育了我,感染了我。

 


        老师傅们对刚入矿的新工人倍加关心爱护,每次班中休息,班长和组长都要查看我们坐的地方是否安全。对于现场的工作知识和经验他们也总是不遗余力地传授给我们,循循善诱地教会了我们如何推车、如何打眼、如何架棚、如何识别顶板的真假等。记得有一次顶板是风化岩石,很松软,打眼时,顶上不停的落东西,为了赶进度,我被不断冒落的碎岩石激怒了。你越落,我越要在这里打眼,当时被在场的老工人看见后,一把把我拉了回来,教育我同大自然作斗争不能蛮干。还有一次,我的胶鞋挂破了,我到澡堂去借胶鞋,澡堂不借给我,为了不影响工作我就穿着凉鞋下井了,到达工作地点时被崔班长发现了,他严厉地批评了我,并“命令”我在一个空矿车里坐着,不许随便站立,下班后由他照看着回到井上,一路上他小心翼翼照看我,并让我明白了穿凉鞋作业的危险。再后来的组长也是一个年轻人,叫符睢生,对我的影响也很大,他身为组长,自己当班也要跑前跑后,还经常打连班做贡献,我记得他曾数月“地球转两圈我上三个班”,而且长达三年没有休过一个班。后来他被评为全国新长征突击手和河南省的劳动模范,并光荣地出席了全国工会第十次代表大会。
        在他们的感召下,我发奋学知识、钻技术,立志用知识来提高煤炭生产机械化程度。1978年4月,二矿党委组织考试,机电科在全矿范围内招聘从事弱电的工作人员,我以数学97分,电工学95分的双第一成绩,调到了机电科从事弱电工作。此时,知识的重要和自身知识的匮乏,对我有了更深的触动。刚到机电科弱电组时,我的师傅刘文聚让我帮他检查一下一个自制直流电源的接线,这是一个桥式整流加“π”型滤波电源,原理很简单,在用实践检验理论的动手操作上我稍稍逊色,想当然的以为这是师傅对我的测试,错误地把已接好的线都拆下来,再按照自己认为“正确”的方法重新接上。等我把“成果”拿给师傅时,师傅又好气又好笑,先是批评我检查不认真,然后给我分析线路的走法,原来师傅的接法完全是正确的,只是让我帮着给检查一遍。这说明我的专业知识还有缺乏,动手操作还需加强。刚在弱电组和师傅在一起那段时间,从事安装水厂的水位自动控制器,维护井下电机车的载波电话和调度室的载波信号等工作,对这些东西,我都不懂,不懂就不能维护好,有时碍于面子不好意思总问师傅。为了更好地完成工作,我便到市里新华书店买来《载波电话的维护》、《晶体管收音机》等书,并托同学订了一份《无线电》杂志,开始恶补。由于专业知识欠缺,这些书籍没能完全“啃懂”,正因为此,我更加觉得知识的重要,我又回家找出来中学的课本,又到市里买来自学丛书,开始系统地学习中学的数理化课程。
        在新来的工人中,由于我懂识文断字,又勤奋好学,很多老工人、同龄人写信、写假条都由我包办。甚至年轻人中对某个女孩爱慕,也请我代为执笔,写情书发动爱情攻势,因此促成了一桩桩的姻缘。为此我也发过感慨,随着时代向前发展,煤矿“傻、大、黑、粗”的形象不会永远不变,现代化的矿井必然会建立起来,先进的技术和设备也会运用到生产和建设中。作为煤炭事业的新鲜血液,我要为改变煤炭的落后形象发奋图强。参加工作后,我从来没有中断过自己的学习,也没有因为学习而影响工作。通常是同屋的老工人睡了以后,我把电灯用杂志包裹起来,坚持学习。在当时的形势下,想上大学是不可能的事,但是我坚信自己所学的知识,一定能在工作中发挥作用。
        1977年结束了十年“文革”动乱后,恢复了高考制度。1978年我考入了焦作矿业学院,就读机电系。我认为自己很幸运,因为我以前从不敢奢想我能上大学,是我们党粉碎了“四人帮”,拨乱反正,我才进入了大学,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我深深地感谢党,感谢社会主义祖国。同时也深感学习机会来之不易,是党和人民送我上了大学,我时时告诫自己:要刻苦学习,把“四人帮”横行时期耽误的学习补回来,把所学的知识奉献给煤炭事业,奉献给祖国。
        从1976年2月我在二矿从事煤矿工作到1978年10月我考入焦作矿业学院。虽然我在二矿工作只有两年半,但这里煤矿工人的吃苦耐劳,和他们朝夕相处的点点滴滴教育了我,也感动着我。为我今后大学深造和毕业后重返煤矿作了重要的铺垫,深深影响了我的一生。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在二矿一线工作那段艰苦而又快乐的时光,无论我何时退休,无论我今后走到哪里,那些青春的回忆和我付出青春和汗水的二矿,我都将永远铭记于心!
        煤炭燃烧自己,奉献光和热。具有“乌金”品格的职工们创造出的壮丽,已经镌刻在一座座的丰碑上。60年转瞬即逝,中国平煤神马集团面对未来,正站在新的起点上,意气风发地阔步向前,向着更远的目标奋进!

作者:张新城


加载中
收藏】【打印文章】【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本月排行TOP20
最新推荐

主办:中国煤矿安全生产网 协办:中国矿业大学安全工程学院
版权所有 中国煤矿安全生产网 www.mkaq.org 备案号:苏ICP备12034812号 公安备案号:32031102000832
Copyright © 2007-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诚信
自律同盟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点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