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煤矿安全生产网>> 煤矿文化> 安全标语>>正文内容

我的安全帽

作者:煤矿安全生产网 来源:煤矿安全生产网 发布时间:2008-10-06

  安全帽是在我上班第一天发的,与它一同领取的还有工作服、水鞋、电筒和毛巾。记得当时捧着这些劳保用品,心里竟然衍生了不快的情绪,尤其对这又硬又黑还散发着塑料味道的安全帽,老觉得戴上它就是一名矿工,所以更是厌恶。

  2000年从学校毕业,的确没有想到会来到这大山里工作。当时的梦想,全是在大城市里打拼创业,然后通过努力走向成功。第一次来大厂时,车子从金城江颠簸了三四个小时,经过陡峭的大山塘,盘旋在长长的拉甲坡,望着窗外高高的山崖,心里满是悔意。这样的想法,即使在上班的前一两年里依然没有改变。

  在电工班实习的一年时间里,因为工作性质,我主要从事地面的电气设备维修,所以那顶我厌恶的安全帽也不常戴,只是偶尔抢修井下设备时戴着做做样子。每次从井下上来,我会认真的清洗工作服,擦拭手电筒,但安全帽,只是随手丢弃在一旁。实习结束后,我成了坑口一名电气技术员。随着公司新设备的不断增加,竖井新电控、3#盲斜井、4#盲斜井、-50米水泵房、配电室、各个采区变电站相续投入使用,我的工作渐渐忙碌起来。这些新设备是我在书本上没有接触过的,年轻人的好奇心促使我对此投入了自己的所有热情,很快就掌握了这些新设备的维护方法,成为坑口电气方面的骨干力量。下井的次数日渐也多了起来,有时甚至一天三、四次。每次都是急匆匆的穿好工作服,随手拿起安全帽往头上一扣,从井下上来就把它随手丢在一边。记得一次抢修井下变电设备,故障比较复杂,我与另一名电工从晚上九点一直忙碌到零晨两点,口干腹饥人困乏,匆匆回到地面,才发现我的安全帽遗失在井下了。之后的一个月里,我一直戴着同事的帽子,直到有一天,坑口安全员拿着一顶安全帽找到我,说是在井下检到的,我才发现,原来为了好分辨我已经在帽檐上刻上了自己的名字。帽子满是污垢,帽顶有几道清晰的刮痕,内带也因为汗湿而长了霉菌。我拿着它,在手上仔细的端详,觉得我们的确有缘,想想那几道刮痕是因为几次自己不小心碰到窿墙造成的,否则那些伤痕也许会永久的留在我的头上,它还为我挡住了几块巷道顶棚掉落的石块,自己也曾在休息时把它当成凳子,慢慢的竟心疼起它来,觉得对不起它。后来我每次下井都戴着它,从井下上来,都将他仔细的清洗晾干。

  2003年初我被抽调参加井下排水抢险,顶着40多度的高温和潮湿的空气,忙碌在距地面近千米的排水现场。一次在-145米水平发生了电缆短路事故,井下一片漆黑,作为电工组的组长,我一边指挥抢险人员撤离现场,防止烟尘中毒,一边组织电工及时抢修,当线路恢复正常时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我才发现一直戴在头上的安全帽不见了。我心急如焚,大家看着我疲惫的神情都劝别再攀爬近三百米斜井到现场去找了,排水现场的领导也许诺给我领一个新的。但我想不能再把已经属于我的它丢弃在井下,坚持着徒步四十多分钟来到事故现场。它正静静的躺在那里,仿佛等着我来带走它,而且知道我一定会来的。我拿起它,无言的微笑,轻轻地擦去上面的淤泥,稳稳的戴在头上,原先的疲惫竟然没有了,轻快的返回。

  工作五年多来,我穿的工作服已经换了好几套,水鞋也穿坏了几双,但是,依然戴着最初的这顶安全帽。轻轻敲打着帽壳,依然咯咯的响。我想,这顶安全帽属于了我,我也属于了大山。


加载中
收藏】【打印文章】【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本月排行TOP20
最新推荐

主办:中国煤矿安全生产网 协办:中国矿业大学安全工程学院 投稿邮箱:mkaq.org@163.com
版权所有 中国煤矿安全生产网 www.mkaq.org 备案号:苏ICP备12034812号 公安备案号:32031102000832
Copyright © 2007-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诚信
自律同盟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点击数: